有因为只口交而感染HIV的人吗?有!比如某体校的“鸟洞”

在常用中/外文数据库中,关于KJ与HIV直接关联的研究文献比较鲜见。估计学者们也很淡疼啊,你说那种只KJ并不采用别的姿势的研究对象上哪儿找去啊?难不成潜伏着去公厕鸟洞打探军情吗?

不过确实有这样的案例,就是只KJ也感染了艾滋。2008年,《中国艾滋病性病》期刊上就发表过这样一篇病例报告,文中写道:

安徽省铜陵市某高校的一名21岁的大学生,在做完血检之后,意外发现自己是HIV阳性。他向医生明确表示,自己没有交往过女/男朋友,没有外科手术史和输血史,也没有异性Xing接触史和男性同性之间的Gang交史,但唯一有的,只是与同性发生过互相KJ的行为(口腔-生殖器接触)。

这个男生很不幸运,因为他第一次尝试与人互Kou,是在确诊前1年。在这短短1年的时间内,他总共与8名男生69过,且从未使用安全套。其中有一位男生一直与他保持联络,在得知自己感染HIV了之后,他很快与其取得联系。那位男生一查,还好,是阴性。至于其他7名男生,则早已消失于茫茫人海,不知去路。

北京体育学院的“鸟洞”

丨有媒体报道,在北京、成都、山东、台湾、安徽等多个省市的公共男厕里,均有墙壁被挖小洞的现象,即大家口中的“鸟洞公厕”。这个小洞的作用有两个,一是实现某些人的偷窥欲,二是可以让丁丁伸出去,让某些人Kou。对于“为他人服务”的人来讲,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医学界在KJ传播HIV的概率大小问题上争论声音很大

2006年,Campo等研究人员在口腔疾病(Oral Diseases)期刊上发表过一篇论文。文中声称,他们对只有KJ不戴套而Yin道/Gang交均戴套的相异伴侣(即一方感染HIV,另一方未感染的伴侣)做了为期10年的调查,最后发现,没有一个健康人成为感染者。因而,论文得出的结论是,KJ传播HIV有理论上的风险,但实际发生的机率不足挂齿。

但他们很快就被美国AIDS专业杂志《POZ》打脸了。POZ杂志提出质疑:即便一个人阳性了,也不能证明他100%就是由于KJ而感染上的,而且KJ行为还分为“被别人Kou”和“为别人Kou”两种情况。

先说“被别人Kou”。被Kou的一方,只会接触对方的唾液,唾液本身不是HIV传播的介质,因此除非对方满口鲜血(比如最近拔了牙齿啦,或者才做完口腔手术啦,或者内出血啦),被Kou一方感染HIV的可能性几乎为0。

再说“为别人Kou”。尽管口腔黏膜不同于直肠等身体其他部位的黏膜,不那么容易出现表皮破损,但感染者唾液中的HIV RNA含量是高的,如果你在帮别人服务的同时,自己有牙龈出血(不易自知)、口腔溃疡等状况,那么就有较大的危险性。

 

丨美国AIDS专业杂志《POZ》官方网站首页 丨网址:https://www.poz.com/

 

国内还有学者补充,中国人的情况与西方人有所不同。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民会对口腔护理很上心,而中国人大多没有护理牙齿和牙龈的生活习惯,因此牙龈出血对我们而言不是个稀罕事。

2004年,张北川等学者对国内部分城市1389例男男Xing行为者做过调查,发现有92.66%的男同都有过KJ史,其中KJ从未使用过安全套的竟高达62.62%。

由此可见,在我们强调无保护的Gang交和Yin道交危险性的同时,也需要强调无保护性的KJ也可以传播HIV。我们原以为的高危Xing行为,除了性伴数目庞大、偶遇性伴、无保护的Gang交/Yin道交、群交等以外,还需要包括无套KJ。

刨去HIV不谈,无保护KJ感染别的性病的可能性也不小

美国马里兰州癌症协会的首席医疗官奥特斯•布瑞雷就曾表示,KJ可能会导致咽喉癌,因为人乳头状瘤病毒人(HPV)是可以通过KJ传播的,并且不分性别、不分性向。除此以外,疱疹、梅毒、淋病以及病毒性肝炎等性传播疾病都可以通过KJ感染。

综上所述,KJ确实是比较安全的Xing交方式,但不是绝对的安全Xing行为。请千万记得要保护好自己!

reference

[1] 何益新, 郑迎军, 汪道发, 周劲, 张洪波, 1例男男性行为者因口交而感染HIV的调查报告, 中国艾滋病性病, 2008年10月, 第14卷, 第5期, Chin J AIDS STD, Vol.14, No.5, Oct.2008

[2] 卫生部,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世界卫生组织. 2005年中国艾滋病疫情与防治工作进展[R]. 2006.

[3] Campo J, Perea MA. del Romero J, et al. Oral transmission of HIV, re  ality or fiction?  An update[J]. Oral Dis, 2006, 12(3):219-228.

[4] Scully C, Porter S. HIV topic update: oro-genital transmission of HIV [J]. Oral Dis. 2000. 6(2):92-98.

[5] 张北川,刘殷昌,李秀芳,等.中国大陆男性性接触者的艾滋病高危行为及危险因家研究(一)[J].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2001, 7(1):7-10.

[6] 张北川,李秀芳,史同新,等.对中国男同/双性爱者人口数量和艾滋病病毒感染率的初步估计[J].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 2002. 8(4):197-199.

[7] 潘绥铭.中国性现状[M].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杜. 1995:418,428-436.

知乎上有一个问答:如何看待男厕所“鸟洞”现象?是否属于违法行为??

转载:本文原创首发青艾健康,版权归青艾及作者共有。


  • 關注微信公眾號:ifs2you,獲取文章加密密碼

5mboy

我们男孩博客分享同志电影、写真、同志文化资讯,撑同志反歧视的公益组织博客,你可以在Twitter上面关注我,也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ifs2yo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