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2017-12-1216:26:40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已关闭评论 789 views

记得有本书上说三轮车比汽车少个轮,比自行车又多个轮,是一个尴尬的存在。和我们同租在一起的孔三轮,就是这样的人。

他本名不叫孔三轮,似乎是因为曾说过他爸是蹬三轮的,不知谁给他起了这个绰号,在出租房里就传开了。

1

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天通苑出租屋的格局,是和北京别处不同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了我们三个人。

一个带卫生间的主卧,朝南,价格怎么说也得2000元/月朝上;一个次卧,朝东,1500元/月就能搞定,还有一个客厅的隔断,朝北,1000元/月左右。

北京这地方,有采光的屋子,透着生气。朝北的客厅隔断里住着孔三轮,每次他的房门打开都有一股阴冷的气息飘出来,与他脚上的闪着热乎气的Balenciaga完全不符。

我从三个月前搬进次卧,便听到了许多关于孔三轮的传闻,听主卧的住客说客厅隔断招租很久了,一直无人问津,唯有孔三轮租下搬了进来。

按说孔三轮长得不错,在合租的几个人当中读书算多的。但他总有些怯懦,说话也带着一丝探寻,偶尔英语中文夹杂,教人觉得好笑。

主卧的住客每次遇到孔三轮,总会开玩笑道“孔三轮,你姘头又给你买东西啦?”他不回答,直接走进房门前,开始换鞋。

“哟,三轮!你是不是又从新金主偷鞋子了!”主卧的住客盯着他脚上的Valentino,穷追不舍。

孔三轮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你忘了上次你偷穿着人家的Balenciaga回来,被人追到家里拿走的么?”

孔三轮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明明是对方送给我的,送的......怎么能叫偷呢?“接连便是教人好笑的话,什么”我都让他艹了那么多次“,什么“我应该值这么多”之类的,引得我和主卧的住客都哄笑起来,不大的客厅涤荡着快活的空气。

2

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听主卧和身边的朋友背地里议论,孔三轮大学读的不错,但不会交际,情商又低,工作能力也一般,于是越过越穷,弄到只好租在这种小破屋子。

幸好他长得不错,便依靠着男人,得点零花钱。

可惜孔三轮却不长情,处不了几天,便玩消失。如是几次,自然没人敢和他长处。孔三轮没办法,便免不得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同处一个屋檐,孔三轮本人算是守信。主卧住得比较久,房租往往是交给主卧,他再一齐交给房东。孔三轮很少欠房租,就算偶尔有晚,不出一周,定然补上。

在家里做饭,孔三轮从屋子里出来,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我便问道:“孔三轮,你大学真的是在南大读的么?”

他先是白了我一眼,然后说了句“切,当然!”

“那你怎么混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孔三轮立马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全是抱怨曾经那些同学如何如何不如他的话。

主卧的住客刚好回来,听到孔三轮在嘟囔,“三轮,又在骂你那些比你混得好的同学啦?”说罢,便又笑起来。

3

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虽然我一边跟着笑,但对孔三轮没什么敌意。

有一回,正好只有我和孔三轮在家。主卧住客不在的时候,孔三轮似乎没那么拘谨。

他靠过来问我,“你谈过恋爱么?”

我略略点了一点头。然后他继续说,“我告诉你啊,男人就那么回事,一定要趁着年轻多捞几笔,不要以为男人会对你负责,这世界上没有一个靠谱的男人。”

我正想着,你一个快被北京gay圈拉黑的人,也配来教训我?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三轮看我不听,很恳切的说,“现在不听我说的,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暗想我的以后也不会差到你孔三轮这种程度,而孔三轮的急切诚恳却让我觉得好笑,又不耐烦,便懒懒地回答他道,“不用你教,我前任就是个渣男,我直接一脚踹了他。”

孔三轮显得很高兴,然后一口一个“对,就是这样!其实你还可以......“我越来越不耐烦了,努着嘴回屋。孔三轮不好追上来,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了口气,显出很惋惜的样子。

有一回,三个人在客厅里摆上火锅,我们俩没了蘸料,他便从客厅隔断的屋子里拿出一瓶芝麻酱。

我们一人挖了两勺,便见他慌了神,伸开五指将芝麻酱盒子扣紧,连忙送回自己的屋子,嘴里嘀咕着“怎么挖这么多!吃个火锅又是吃芝麻酱,不用蘸这么多!”

于是我和主卧住客相视一笑,便继续吃了。

4

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在北京打拼的日子枯燥无味,孔三轮总是能让人快活,可是没有他,我和主卧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交房租日子的一周后,主卧突然和我说,“孔三轮有段时间没回来了,他还差我这个月房租呢!”

我也觉得他的确是长久没回来了。一个圈里知道内情的好朋友给我发微信,”孔三轮被抓起来了。”

我回了个“哦”。

“他依旧是偷,这次也是自己发昏,人家老头想和他好好处养着他,他竟然偷刷对方的银行卡。

”后来呢?“

”后来老头直接报警了。“

”报警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死了也Nobody Care吧。”

主卧的住客看着聊天记录,不再追问,该上班上班去了。

大约半个多月,北京天气开始转凉,从风衣开始换上薄棉服了。

一天周末,我躲在卧室里发呆,昏昏欲睡,正听到房门开了,客厅隔断的房门前钥匙响。

我走出自己屋子,看到正坐在客厅隔断内的孔三轮。他脸不正常的蜡黄,极瘦,穿了件洗脱了的毛衣,看了我一眼,没了言语。

刚巧主卧的住客回来,看到客厅隔断的门开着,便探进头来,看到地上的孔三轮,”孔三轮,你这个月的房租还没给我呢!”

孔三轮很颓唐的抬头答道,“这......晚点给你吧!“

主卧的住客仍然像往常一样,笑着问他,“孔三轮,你又偷人东西了!”但他这次不争辩,但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不是你偷刷了那个老头的卡,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孔三轮低声说道,“不是,不,不......”他的颜色,很像是恳求主卧的住客,不要再提。

我不想再管这事,便悻悻地走回自己屋内,轻轻的关上房门,隔绝了主卧住客和孔乙己的谈话。

当天夜里,我突然失眠,整个房子里有一点点声音作响,北方风大,我也没想其他,便迷蒙到了第二天。

早上起床,才发现孔三轮搬走了,屋子里一个纸片都没留下。倒是主卧的住客气急败坏,急忙给三轮发微信打电话,发现都联系不上,“他还欠我一个月房租呢!”。

听了解情况的说,孔三轮去了其他城市,似乎还是偷。

也许他没有孔乙己那样惨死的下场,但三轮的结果如何,我也无从得知了。

注:文字转载公众号:中岛君的文章《同性恋孔乙己》

图片来自会员写真BLUEMEN 藍男色 NO.78 達陸&俞情侣写真

weinxin
扫描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ifs2you
凡是带有密码的资源文章,请扫码关注后回复“密码”获取下载统一密码!
te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