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拍同志片的同志导演

微博@导演张文爽


我拍过很多故事,也听过许多故事。
还记得《我和X先生》第一季结束的时候,粉丝见面会后我曾经在酒吧遇到过一个男孩。他抱着我哭着和我说:谢谢导演,是你的片子让我觉得我不再是一个人,我终于可以正视自己了。
那时的我很感动。感动于自己的作品真的可以影响到一些人了。让他们不再自卑,不再觉得自己是大众口中的异类,让他们可以正视自己的身份,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让他们认清自己,做自己。
就算影响的只是一个人,也是幸福的。
然而,前段时间我却得知他还是结婚了。娶了一个不知情的女孩。
我问他为什么。他和我说,他没办法。
就算和家里出柜,爸妈还是迫于社会的某些规则强迫一场充满欺骗的婚姻。不在乎孩子的幸福,更不在乎另一个家庭的幸福。
似乎,结婚生子,繁殖后代才是生下我们的最终目的。
我震惊,愤怒,无奈却又无可奈何。我还能做什么?除了tm拍几部片子,写几句矫情的文字,除了在网上bb我还能改变什么?我想让他们认清自己,至少不再去欺骗去伪装去伤害其他善良的姑娘。可身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着悲剧。
其实我,是不是真的改变不了什么。

我还有一个朋友,警校的学生,深柜一个。他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吐槽学校里的一个男孩出柜以后被大家各种排斥排挤,而他自己只能继续伪装成直男的身份,去假装谈女朋友,心里暗示自己和这帮异类的不同。
我震惊的不是那个出柜的男孩被排斥,而是惊讶同为同志的他面对这一切的时候竟然如此坦然。面对霸凌的时候他继续像个懦夫一样龟缩在自己“直男”的外壳之中,去亲眼目睹一场又一场冷暴力的发生。
后来我问他,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开始抓捕同性恋。身为警察的你会怎样?
“我可以放你走,但是其他人都要干掉。”这个男生信誓旦旦的回答。
面对这世界的不公待遇,甘于冷眼旁观,那么你和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
从这一刻开始,我知道,我们再也做不了朋友了。
最后我对他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么一天我也不怕。因为,有人和我说过,断头台。他陪我。”

最近网络监督力度再次加强。某民办非官方非盈利组织发布的《网络视听节目通则》里写到:不得宣扬同性恋等不正常性关系、性行为。并把同性恋和性变态、乱伦并列。
我不太会引经据典,去论证同性恋到底是不是有悖人伦有违天理。但现在我只想问问:不宣扬同性恋和同性恋在一起,难不成要宣扬同性恋和异性恋在一起?让gay都去骗婚?
况且,这种有意无意的将人划分阶级等级的观念。难道真的是对的吗?
人分三六九等。同性恋,是有罪的。是见不得光的。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些“罪人”也曾经是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时为国家自豪过;也曾经在钓鱼岛事件上和其他人一起摇旗呐喊过;也曾经因为身为一个中国人而骄傲过。
可如今,他们却成为了这个国家眼中,见不得光的那一群。
“存在即合理”。如果社会多一点包容,理解。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悲剧了吧?

我,是一个拍同志片的同志导演。
不为宣扬同性恋有多高尚。只想为我们这一群人争取本该拥有的和普通人一样的权利。
爱的权利。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但我想尽全力留给世界点什么。
这也许是我,活着的意义。

就算割断所有公鸡的咽喉,天还是会亮的。
天黑了,离天亮不远了。

本文来自微博@导演张文爽

About 松本一一 543 Articles
hello大家好,我是松本一一博客的博主,我给大家分享男色写真、帅哥图片以及同志电影等有关gay的话题。你可以在Twitter上面关注我,也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ifs2you 有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