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女士:1990年因奸杀男孩入狱的工地工人

今天给大家讲个故事,喜欢大家认真看!

1

不知道大家对于囚犯的定义是什么?坏蛋,犯罪者,还是恶人?

但是,在2001年的一个郊外监狱中被释放的一个男人,真正的把囚犯这两个字用一具残破的肉体悲情演绎。

我是在午后接到的来电,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伴着烟酒嗓从电话那头晃过来,“是x编辑吗?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联系方式,我有事要说。”

“您说。”这种电话,其实一天报社要接到很多个,大多是生活琐事,夫妻吵架,孩子沉迷网络之类。可是这通电话,我心里却隐隐觉得没有那么简单,这个男人,让我下午到一个巷尾米粉店里见他。

约好的是午后,大太阳晒的人昏沉,我打了车赶到米粉店门口,一个枯槁的男人蹲在地上抽烟,衣服看得出是刚置换的新衣裳,鞋却潦草的穿着一双人字拖,一只还断了一边,男人头仰起来,把烟头地上一掷,“你是报社的吧?”

“对,你有什么事要在这谈?”我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完全挖不到任何他想要给我的点。

“我1991年被抓,2001年释放,十年犯人的事你听不听?”男人用脚踩灭了烟头,一缕烟从他的脚底板升起,混合着热浪,我居然觉得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的男人透着一股子的锋利的劲。

“是十年冤狱。就因为我不喜欢女人。”

他抖落身上的烟灰,指了指店里的菜单,“故事可以给你,不过你得请我三顿饭。”

我当然点头答应了这三顿粉的条件,男人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开始讲起了那段在岁月河流中被肆意冲刷掩埋的过去。

2

(以下章节,由我的视角代述,出现的人物名称均为化名)

1989年的时候,我19岁,在一个工地里做杂工,搬搬水泥搬搬砖,自持年轻当做本钱活儿做得多,工资也拿的多,所以日子还算过得去。一年过去,工头要去另一个工地管事,看我勤劳肯干就把管工人的权利给我了,那可不得了,我才二十岁,底下的工人年纪参差不齐,大的快四十,小的十五六,所以哪握的住那么大权利。管了几天,虽说是有条不紊,但还是被他们排挤,说我年纪轻不懂事。

工头后来告诉我,对付这些“老油条”说话一定要狠,下手也要狠,不能声音小过他们。我自是领会,一个月“管教”过去,这些“老油条”一个个服服帖帖。但是,也因为这“假把式”的臣服,把我慢慢推向了深渊里去万劫不复。

一个晚上,工地上的活儿都差不多完了,队里一个三十好几还没成家的老吴,蹑手蹑脚,悄悄摸摸告诉我:“队长,活儿都干完了,我们哥几个一起去美容厅玩玩?”

我当然知道他们说的“美容厅”是什么,内心里也是一时兴起,便满口答应了。其实我到现在二十岁还是个雏儿,在农村那会儿,我居然发现,身材再丰满的女孩子也勾不起我的一丝欲望,反倒是那些下田干活的年轻力壮的小年轻能够让我觉得欣喜若狂,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反而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了。

到了灯红酒绿的发廊一条街,各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门口揽客,老吴轻车熟路的对头一家店的女子打了个眼色,我们几个就跟着她屁颠屁颠的进去了。外面是店面的美容厅,里面被木板分割成几个小房间,墙上贴着当代最出名的几个上海名伶的海报,地上凌乱的各种衣物散发着奇怪的味道。老吴把一个女子拉进屋,小眼神藏着说不出的狡黠。

“队长,你先弄。”老吴推了推我,就齐刷刷的退出了屋。只留下手足无措的我和一个搔首弄姿的妓女。我果然对女性提不起太多的兴趣,看见这样的“浪货”也没有什么感觉。

“别紧张,喝口水缓缓。”妓女把床头一杯水递过来,我接过,狠狠的闷了一大口下去,确实,紧张缓解的很快。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这不是生理自然的缓解,而是药物作用。恍惚之间,我在房间里紫红色的灯光下只看见这个妓女很快的脱下了我的裤子,用手在给我手淫,在交错的灯光和刺耳的喘息声中我睡了过去,后来的事就完全不记得了。

而就是这个“不记得”彻底毁了我的一生。

第二天起来,门口四辆警车将这里团团围住,我提着裤子,在警笛声响了很多遍之后,几个警察冲进屋子四仰八叉把我给架出去了,我脑袋上尽管被套了一个黑布头套,还是能够非常清晰的听到几个令我内心生寒的字眼:

“变态”

“强奸哦”

“还杀人”

脑子发晕得我直到到达了警局,一个略显肥胖的警察猛地敲了三下桌子才惊醒过来,“知道犯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

“故意杀人,强奸,还他妈是强奸男孩。还用绳子把他勒死了,真他妈变态。”

胖子警察倏的一下站起来,关掉了录音机,然后一个大嘴巴子突然就抽了过来,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变态和一堆脏话。我只能恐惧的大喊,不是我,不是我。胖子警察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几样东西,我怔住了。

我工地屋里几张男性的裸露画报。

一个装着一点点乳白色泛黄液体的小瓶子。

一支录音笔。

“画报是从你房间里搜出来的,这个瓶子里是男孩尸体里的精液,录音笔里是今早我和你工友的谈话记录。”胖子说着,把录音放了出来。

“昨晚他在工地吗。有没有什么反常?他平时是不是有同性恋倾向?”

“队长昨晚喝了很多酒,一直说胡话,然后过了一会儿说去撒尿就不见了,同性恋倾向倒是不清楚,不过队长没有和女人来往过,有一次我在他床底看到一些男人的海报。”

……

滴水不漏,人证物证就摆在冰凉的桌上。我绝望了,那个老吴的声音就在脑子里来回的窜,我甚至能听到他们的蔑笑,我心里当然知道,那个男孩无父无母背地里只看到老吴是经常打骂他,我也没多说,昨晚的发廊女肯定是趁我还没睡死,把我的精液给取了,那杯水也是有问题的。至于画报确实是我的,但是这几张裸露的画报,此刻真正的变成了磨刀石,磨快了一把老吴一伙人正好需要磨的“刀”。

为了把我这个队长铲了,能干出这种事,从心底里,我是真无言以对,无话可说,只能叹这个1990年的社会实在人心不古。

而在1991年一月,我正式被判刑入狱。罪名为:强奸罪,杀人罪,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3

刚蹲号子的时候,不知道规矩,吃了很多苦。那些挨打都是小事了。

但是最让人难忍受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性侵害。

在刚进去的时候,要“自报家门”是犯什么事进来的,你就算不说,这个号的头也能从狱警那里知道,等到号长亲自去问回来的时候,就真的要吃大苦头了。所以,我就说了法院判给我的罪名,号长一怔,戏谑的拍我的肩膀,“强奸犯呀,进来了还不得体验一下被强奸的滋味?”

双拳难敌四手,号子里的犯人一齐拥上压住我的手臂和大腿,想喊可是嘴里被塞着一条肮脏的毛巾,只得任凭凌辱。等到狱警查房哨响起,才得到一次暂时的“救赎”。

号子里蹲久了也就麻木了,因为总会有新人来到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那个被虐待的对象也不会总是同一个人。久而久之,我也成为了这个牢房的一个“老油条”,毕竟我是要蹲十几年的大户,上个号长出狱之后,每天还是坚持锻炼,保持一身力气的我顺理成章的混上位。

但是在监狱里,总是恶习难驯。这里没有任何可以发泄欲望的方法,来了新人除非丑到扎眼,否则都是要被调教的。但是我没有阻止,也不会参与,我内心的声音从未停止告诉我,我若是真的去强奸了一个人,那么不是这个罪名就完全像个金箍一样把我给套住了吗?

直到,一个男孩的出现,我才觉得,我喜欢男人不是一种可耻和可悲。一个男孩因为和朋友发生争执然后拿水果刀扎了对方,所幸不严重,并且赔偿的很积极,所以被判了一年。

到了号子里的时候,所有的狱友看到这个皮肤白白净净的少年都摆出了狼的架势,一到晚上熄灯之后,几个人就偷偷摸摸的准备“搞事”,我原本是翻身准备无视,但是听到那个男孩微弱的呼救和挣扎,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在工地上死去的十五六岁的孩子,他也会是这样被折磨致死了么?

我重重咳嗽了两声,“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别折腾。”低声说道。

几个人当然是听懂话里意思,只得不情愿的回去。

第二天的外出放风,我把他叫到身边,问了他的身世和刑期,少年叫宇晨,家庭环境其实还不错。我问起他为什么和朋友生那么大气,都上刀了。

宇晨变得支支吾吾,脸色一下黯淡:因为,他说我是同性恋,要告诉全校人。

我才是结实地被吓住了,我曾一度以为,这是一种病,很少人很少人会得,没想到这个少年,就这样真实的站在这里,站在我面前,我像是抓住了一次虔诚祷告的机会般,去将这个少年“保护”起来,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宇晨临走的那个晚上,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我,他说:

喜欢男生不是病,是这个世界病了。谢谢你一直的照顾。你有机会出去的话,就来找我。

4

面前的男人囫囵吞枣般吃下第一碗粉,又让店家上了两碗,“这三碗米粉就当是三顿刚好了,你不欠我的。”

我微笑致意,把手中记录的笔停下,“吃完粉,你要去哪?”

“去找他。”男人把一张纸条摊开给我看,那张纸条上的字已经很难很难再看清了,“我不识字,你帮我看看在哪里。”

我极力辨认,也只能看清一个镇名,这个男人还是连声道谢,他说,这一个镇总会找得到的。吃完粉,男子就匆匆离开了。

后来我利用职务之便,采访的名义去到了这个位于郊区的老监狱,其中波折无需多说了,一名老狱警告诉了我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犯的罪都是有档案记录的没错,但那个男人进监狱没多久,因为号子里风气不正,他没能受住熬,就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疯。也没有叫宇晨的少年,就算是有十五六岁也不应该关在成年人监狱啊,天天说要去找他,纸条上的地点也是他自己家的,翻了半个多月地图抄的字。

5

恍惚之间,我竟然听了一个“疯子”给我讲的故事,但是我却完全不觉得这个故事有多疯,反而是有些心里难受。他口中的故事,承载着多少伤痛,这个冤狱,无论真真假假,都让人触目惊心。

最后我真正想去思考的问题是:如果这个少年不存在,已经2017年了,那么他要去找谁,要去哪找。

他要找的,究竟是宇晨?还是年轻的自己?抑或是心里那个想爱,却永远爱不到的幻想中的男性爱人?

此文转载于公众号:姥爷女士

About 松本一一 543 Articles
hello大家好,我是松本一一博客的博主,我给大家分享男色写真、帅哥图片以及同志电影等有关gay的话题。你可以在Twitter上面关注我,也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ifs2you 有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