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一直在——战时男性慰安者阿文的故事(后续)

愿今后的岁月,举目所望,在无尘灰!

那天采访,自称为“阿文爱人”的老人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

虽然没有见到阿文爷爷,但是,他的爱人,也给我们讲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


阿文的爱人,是一名退休的军人,叫国武。得知报社收到录音,国武爷爷长舒一口气,他把多年前的照片从一个精致的铁盒里翻出来,还有一张折叠的很周正的白色信纸,他把信纸展开,向我递过来。

屋里气氛凝重,我与同行的几个人都保持缄默,恭敬的接过那张纸,白纸上用清秀的毛笔字书写着一些事。因年月更迭,纸上内容我已记不太清,笼统作下表述:

本人阿文,在弥留之际留下这份遗嘱。我漂泊多年,有幸得国武相伴,风雨同舟。本是污浊之体,国武也从未离弃,比友更甚,比血更浓。在此一言难尽,希望下世能够报偿。而关于那段录音,希望你能发到报社去公之于众。最好是大陆。完成我的心愿。

阿文启。

 

遗嘱里的老人语气温婉和善,不抱怨,不仇恨。而面前的国武爷爷就立在阿文的遗像前,满目风雨,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桌台上,红烛摇晃,无限的心事就藏在他的眼中。

“阿文是个好人,好男人。”

国武爷爷点上三支香,缓缓说道。我自然是有满腹的话要问。不过国武爷爷如同找到能倾吐的对象一般,将过去的那些往事一五一十的摆在了老旧的木条桌上。

“他被集中释放后,家已经回不去了。家中活口只有他一个,阿文在战后收容所割腕了两次都被救了回来,我是后到的医疗兵,见过他几次,为了再不让他自杀,我便每日和阿文聊天谈心,阿文就给我讲在慰安队的事,我心里很清楚,他是想把我吓走,毕竟一般人听到这些事早就避而远之了。但是我不一样,在当年的强制招募里,我的哥哥把我藏进了地下室的木桶逃过一劫,而他被掳走,所以对于慰安整件事,我是和阿文有着同样的悲伤的。在那之后,我就和他越走越近,一个春天的午后,我把阿文接回了家。”

面前的老人,在讲起过往的事情时,精神矍铄,手舞足蹈的比划那些开心的曾经。最灰暗的日子都过去了,哪能不开心。国武爷爷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祭台上的蜡烛烧尽了,他又点了一根,神情一下子就落寞下来。

“不过,他还是先走了。年轻时候,他因为那些事,找不到工作就自己在院子里做劳务,养一些家禽卖钱,一些战后极端分子得知这里有个慰安的男人,便下了毒把所有家禽都给毒死了,更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四五个畜生竟翻墙进屋把阿文给强奸了。我厂里上班回来,看见阿文在洗内衣裤,那个盆子里都是血。问他,他也不说话。我倒是真的急得要命,也拿阿文没办法。后来搬了四次家到这里,那些无谓的骚扰才算是告一段落。”

夜渐渐深了,国武老人看起来已经倦意深沉,我们一行人也不好再多打扰,只得许诺下次来访。

他摇摇手只告诉我们一句话,就掐断了我们的再次来访的念头。

——也别再来了,后来我和他没有什么只得写的东西,每天菜米油盐,散步下棋,起的早了就去看看日出,每天晚上帮他洗洗脚,其实也没什么再多事可说了。

临行时,我们几个一起齐刷刷的向老人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这个躬不仅仅是给这两位相依为命的老人,还有给那段被尘封的岁月,让我们深切的知道活在广袤的尘世,看见不一样的人间。

两个人在一起,不念旧事,不争朝夕。

希望在这个满是欲望和利益的世界里,两位老人的故事,能打动一个迷途的你。

我是惋安,一个想要用真实的故事还原同志世界的记录者。

转自于微信公众:姥爷女士

免费资源

一个荆怀斌第二部22分

我就不说多了。荆怀斌铁定是个大骚货!
我就不说多了。荆怀斌铁定是个大骚货!
我就不说多了。荆怀斌铁定是个大骚货!
我就不说多了。荆怀斌铁定是个大骚货!
我就不说多了。荆怀斌铁定是个大骚货!
我就不说多了。斌哥哥maddoctor铁定是个大骚货!! ……

About 松本一一 546 Articles
hello大家好,我是松本一一博客的博主,我给大家分享男色写真、帅哥图片以及同志电影等有关gay的话题。你可以在Twitter上面关注我,也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ifs2you 有惊喜哦~↓↓↓